【第二馬生】「牠們都是驚人的動物」ーー純種馬賽駒的退役生活

心急?難以操控?不如說牠們勇敢及適應力強。賽駒不止賽跑一條跑道。

【第二馬生】「牠們都是驚人的動物」ーー純種馬賽駒的退役生活

心急?難以操控?不如說牠們勇敢及適應力強。賽駒不止賽跑一條跑道。

若不是牠的名氣已傳千里,沒有人會知道這匹栗色閹馬曾是一級賽賽事中的王者。2022年在肯塔基州Lexington舉辦的Retired Racehorse Project改造活動中,觀眾們看到這匹栗色馬正展示牠的本領時,根本無法看出牠曾經是一匹冠軍名駒。

僅僅兩年前,由Ron Moquett訓練的Whitmore在堅蘭舉行的2020年一級賽育馬者盃短途大賽中獲勝,同年被選為北美最佳短途雄馬。這個頭銜是牠在賽場內外無比堅韌的表現所應得的。他因其場內外的行徑被稱為賽馬界「壞小子」。然而,在退役不到一年時間內,這匹曾經性格剛烈的賽駒在完成牠首堂馬術課後,看起來已完全像是一匹專業馬術表演高手,穩定地穿過木橋和欄杆,甚至騎手把手中的藍旗擦過牠頭部時也處之泰然。

WHITMORE / Video by Kentucky HBPA

當牠仍在賽場上,Whitmore體現了一些馬術界對純種賽駒轉職的刻板印象。那是如何善用牠的驚人速度會是重新打造牠的其中一個挑戰。

正是因為這些及其他更多原因,Whitmore的馬主希望他在賽馬生涯結束後,繼續展示其多才多藝的能力。

「牠以這種方法代表純種賽駒,我感到非常自豪。」由練馬師Ron Moquett共同擁有的Whitmore在馬術計時賽(Competitive trail)出道戰中位列43匹馬中的第九後說道:「這就是我們真正想這麼做的原因。我們想更多人知道這些純種賽駒非常了不起,牠們不僅在賽場上了不起,在其他事情上同樣很了不起。」

Whitmore wins the G1 Breeders' Cup Sprint
WHITMORE / G1 Breeders’ Cup Sprint // Keeneland /// 2020 //// Photo by Horsephotos

具體來說,為確保這些馬匹在其一生中無論賽場表現如何都能得到優先照顧,賽駒善後問題在過去的二十年成為馬壇焦點。這個議題在全球各賽馬地區都獲得了顯著的關注。儘管澳洲、歐洲和香港賽馬會已經開設了各種專門項目來照顧、安置和再訓練退役賽駒。然而美國賽駒善後問題可能最為明顯。因為近年當地社會嚴格審視賽馬運動的認受性。

除了2012年在肯塔基州成立的非牟利組織Thoroughbred Aftercare Alliance外,美國還擁有諸如New Vocations、Second Stride和上文所述的Retired Racehorse Project等計劃項目,這些項目旨在幫助退役賽馬開展新事業,部分原因是通過教育讓更多馬術界人士了解純種賽駒的驚人多樣性。對於那些在前線推廣項目辛勤工作的人來說,退役純種賽駒本身就是這些計劃最佳的推動者。

在三項賽、場地障礙賽、盛裝舞步和show hunting等領域中,退役賽駒已變得可在這些領域參賽。但退役賽駒如Whitmore所證明般,也可在Barrel Racing、馬球及馬術計時賽成功參賽。純種賽駒天生具有一定程度的智力和運動能力,這使他們自然而然地適應各種競技及較悠閒的競技項目。那些有幸與退役賽馬合作的工作者表示,許多牠們擁有的特質使他們能夠應對各種競技環境,使他們成為不同競技中的出色參賽馬。

「我總覺得當一匹曾經的賽馬轉向馬術發展,會擁有巨大的優勢。因為牠們之前已適應及喜歡工作。牠們有日常訓練安排,並習慣與人合作完成目標。」Retired Racehorse Project的前執行董事和Brownstead Farm場主之一的Jen Roytz說道。

「(轉職的)動力經常都存在。我發現這些純種賽駒在作為賽駒時所學的知識可變成轉職其中一個巨大優勢。牠們到處遠征,所以非常適應長距離運輸。我覺得牠們在面對全新的事情或體驗新事物時不會過度緊張。」

「與其他品種的匹馬相比,我非常喜歡的是純種賽駒有種內置的推動力。對於一些沒有這種經驗的馬匹來說,牠們可能會退縮。」Jen Roytz續道:「我發現純種賽駒的自然向前傾向使其他事情變得容易得多。因為你在任何訓練中調教馬匹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他們的前進動力。如果馬匹沒有這種前進動力,要教牠們其他事情會變得很困難。」

由於在賽馬環境中成長,許多退役賽馬在第二職業中已經具備了應對人群和其他對應干擾的能力,更不用說與不同照顧人員和騎師合作。儘管一開始很難讓一匹賽駒擺脫每次離開馬廄都要比賽或訓練的心態,但牠們努力不懈的訓練能力往往有助於牠們比較迅速從初學者轉變為不同領域的尖子。

以往曾有許多有名的成功個案,其中一個是Icabad Crane。這匹馬服役時由莫格林(Graham Motion)訓練,並曾出戰33場賽事。當中包括在2008年一級賽必利時錦標中獲得季軍。2013年退役後,Icabad Crane被送到七屆奧運馬術運動員菲利普達頓(Phillip Dutton)的牧場。他於1996及2000年的奧運會澳洲三日賽金牌代表隊員之一。Icabad Crane一年內贏得了 Retired Racehorse Project的最受歡迎改造賽駒稱號,並晉升到CCI2*級別。

ICABAD CRANE / Video by Retired Racehorse Project

「我覺得在與菲利普和(另一位奧運馬術三日賽選手)Boyd Martin打交道的經驗所得知,他們喜歡這些退役賽駒有耐力充沛。」莫格林和其妻子Anita一直是北美退役賽駒善後工作的先行者之一。

「有些賽駒在跑道上顯得速度較慢,這只是因為(作為賽馬)不是牠們的天性。但很多這些可能在賽場中表現不佳的賽駒,卻在進行越野賽時展現驚人的耐力。」

「當大多數純種賽駒脫離跑道和嚴格的訓練日程及轉為整天放養時,牠們通常都能非常安定下來。我有時會擔心我們送出(接受馬術訓練)的某些賽駒是否可以真的安定下來,但大多數在(牧場)外面生活的賽駒,百分之90的情況下都已經是不同的賽駒。我覺得菲利普和Boyd Martin會覺得沒有甚麼比得到一匹具有良好脾氣的退役純種賽駒更好了。」

純種賽駒擁有一種在跑道短兵相接時都會經常展現的無形特質,這是牠們的鬥心。這些或許是許多退役賽馬擁有最理想轉職所需的特質。牠們能夠奔向並越過自然障礙,穿越充滿裝飾的欄柵。當面對多數會引發逃跑本能的物體時會選擇信任鞍上人,這需要一種無法教會的勇氣。

「總括而言,純種賽駒天生非常勇敢。」菲利普達頓說道:「大多數純種賽駒不需要你過多推動或鼓勵。牠們會帶著鞍上人跳躍,而部分性格較冷酷的馬匹則需要更多的鼓勵來保持勇敢。正因為如此,對於初學這項運動的人而言,起用純種賽駒不少時候都有正面幫助,可以讓初學者變得非常自信。」

Brownstead Farm, Kentucky
Brownstead Farm, Versailles, Kentucky / Photo by Jen Roytz

全靠那些在善後領域努力工作的人們,退役純種賽駒的名聲確實在增長。現在牠們越來越被各級馬術選手認可為可靠夥伴。

在頂尖的馬術賽級別,有一匹名叫Sorocaima的退役賽駒。這匹馬曾經參加過43場比賽,並在全球僅有七個五星級三日賽的2024年Defender Kentucky中名列第六。雖然只是在業餘賽事,但退役賽駒可能已經於馬術領域經歷最大爆炸性增幅。

不僅因為購入退役賽駒相比專門培育的馬術賽駒相對便宜,更因為由於支援計劃的存在。馬術騎手選擇退役賽馬的誘因更強。以北美為例,當地賽馬會於2011年創立的 Thoroughbred Incentive Program,該計劃贊助獲認可馬術比賽的獎項,認可和鼓勵退役賽駒接受再訓練。

「他們正在鼓勵馬術選手選擇純種賽駒,因為他們可將其他資金用於其他地方,有更多機會讓他們提升競賽水平,甚至到達全國冠軍水平。」Roytz 說道:「這無疑帶來了巨大的變化。人們選擇更多,我亦可以花更多的錢買一匹不同品種而未能參加受資助馬術賽的馬匹。」

對於大多數能夠參加賽馬的純種賽駒而言,當牠們的賽馬生涯結束後,要找到繁殖棚外的著陸點將是必需的。儘管面臨各種問題的馬圈正將推動善後工作成為優先事項,幸好推銷純種賽駒擁有全方位能力這一點幾乎已經受到認可。

「任何對於純種賽駒的形容都是正面。」Moquett說道:「在某種程度上,我希望人們看到牠們做這些事情,並理解如果你想要或需要一匹馬時,你可以找到一匹退役的純種賽駒。你會像我們一樣愛上牠們。你也會成為那些瘋狂追隨並愛上純種賽駒的人之一。」

曉艾莎是一位獲獎賽馬專欄作家及記者,擁有近三十年的賽馬媒體經驗。她曾為自己居住的肯塔基州萊辛頓市的《Lexington Herald-Leader》擔任賽馬專欄作家,亦曾任《BloodHorse》的賽馬編輯及National Thoroughbred Racing Association的通訊總監。於2016-18年間,她曾任賽馬專欄作家及記者機構National Turf Writers and Broadcasters主席。

查看曉艾莎的所有文章

不要錯過所有的活動

訂閱Idol Horse的通訊